贺德克滤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贺德克滤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揭秘赫尔辛基手游成功基因谢天谢地谢政府

发布时间:2020-02-03 10:53:16 阅读: 来源:贺德克滤芯厂家

赫尔辛基是芬兰首都,某种意义而言,这座人口仅540万的城市也是该国游都(游戏之都)。几年前,愤怒的小鸟从这里一飞冲天,而去年,Supercell又携《部落冲突》与《Hay Day》两款iOS游戏之势,成为芬兰乃至全球移动游戏行业的前沿领跑者。在经济危机浪潮席卷欧洲的今天,赫尔辛基拥有2200名全职游戏从业者,游戏今年预计创收将达8亿欧元,而上个月Supercell以15亿美元高达将51%股权卖给日本软银和游戏公司GungHo,更令全球瞩目。

赫尔辛基成为孕育顶尖游戏开发商的游都,究竟有没有什么秘诀?在NewCo Factory负责人米卡·沃塔萨里(Mika Valtasaari)看来,赫尔辛基游戏企业获得成功早已非新鲜事,只不过外界才刚刚注意到这一点。“赫尔辛基是一座伟大的城市。她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,但几乎无所不能。”他笑道。

NewCo Factory由赫尔辛基政府资助,致力于孵化和推动该市创业团队获得成功。米卡·沃塔萨里曾在诺基亚担任高管,有典型的北欧人性格:精力充沛、乐观并谦逊。在接受采访时,米卡承认自己已退出游戏江湖许久,但和所有人一样,“在赫尔辛基,我们都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。”

“我认为这次收购让外界开始正视芬兰游戏产业的繁盛。”米卡如是评价日本软银收购Supercell股权事件。“这是落到财务报表上,实打实的买卖,而不仅仅是概念炒作,不是写进杂志里给粉丝们看的娱乐新闻。家庭主妇们都在谈论它,在全球经济疲软的今天,这个消息来得恰是时候。”

米卡指出,Supercell的功劳并不在于催生了一大批山寨作品,而是因为其成功真正带来了一种良好氛围,一个大家互相依存和交流的生态系统。“(芬兰公司)不害怕彼此竞争,因为他们知道,真正的竞争对手并非彼此。他们勇于走向世界。大公司的做法值得尊敬,同时也为后继者们树立了典范。”

米卡在NewCo的职责之一是识别正处于上升期的未来明星企业,例如Playraven或Grand Cru,并帮助他们找到继续成长的阶梯。赫尔辛基市政府愿意倾力于此,希望在Remedy、Rovio和Supercell等本地企业的基础上,打造具有时代精神并长期延续的游戏产业。

“我们帮助创业团队获得初期投资。在赫尔辛基,我们每月向创业者收费280欧元,如果创业者选择在市中心繁华地带办公,则需另缴120欧元。与其说这是收费,倒不如将它视为一种公共模式——我们帮助创业者筹款,自己从中拿一小部分,绝大部分都留给创业者。”米卡说。“这是公款,市政府的钱。但当我们为创业团队牵线搭桥,开投资项目会议时,与他们谈的将是投资方,而不再是政府。在经济层面,政府不会赞助游戏企业运作,我们希望他们学会管理财务,当他们接触众筹机构,或者拿到一笔15万、300万或者11亿欧元的投资时,就不会惊慌失措了。”

在北欧国家,公共投资是常见之事,亦被认为是该地区游戏产业近期爆发的重要因素之一。Supercell获得来自日本软银和GungHo的11亿欧元股权投资后,在多份全国性报纸上刊登广告,称公司管理层为能在芬兰支付暴利税感到无比自豪,因为这个国家给予游戏产业发展有力支持。与此同时,Supercell还以现金偿清了来自政府的贷款。

“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。如果你对大家好,大家也会对你好。”米卡解释说。“如果开发者知道政府曾为他们免了一笔税,那么在取得盈利后,他们自然愿意偿还。现在很多巨头公司逃税避税,我觉得很可耻,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实际上会得到回报。”

“Supercell就不一样。你知道他们怎么说吗?他们说,‘我们不会玩什么花样,跑去开曼群岛、利钦斯坦或者瑞士等地方。’”

社会责任感、极端务实,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式的资本家社会主义——芬兰游戏从业者的性格令人印象深刻。即便是在Rovio的“鸟巢”——艾斯堡市某商业区的数层办公楼,协作与社区精神亦显而易见。Rovio营销总监彼得·维斯特巴卡就经常参加当地会议和独立开发者聚会,许多开发者在谈到他都充满尊敬。

《横冲直撞》开发商Bugbear采用另一种方式回馈社会:他们参与赫尔辛基市政府主导的一个教小孩写代码的项目,并提供援助。该项目由汉内斯·帕萨伦(Hannes Pasanen)负责,在Pelitalo Happi游戏编程俱乐部,帕萨伦每周一都会教导30名年龄介于13-25岁之间的青少年学习关于编程的基础知识。

“教育部给予我们一些资金支持,主要目标是利用电脑和游戏帮助孩子。在本俱乐部成立后,Bugbear前来造访,称他们也想做些事情。Bugbear对芬兰游戏产业的未来感到担忧,担心拥有足够技能和热情的从业者会越来越少,所以希望以身垂范,吸引年轻人投身游戏行业。”帕萨伦称。“目前我们正努力寻求更多资金支持,从而进一步推进整个项目。我们打算和劳动部谈谈。与此同时,我们还希望游戏教程进入常规课程——我们正尝试将它融入高校二年级公开课,可供芬兰学子们选择。”

就目前来说,每周都会有两家赫尔辛基游戏开发商派出代表,参加该俱乐部教学工作,将他们的专业知识传授给年轻人。此外,很多开发商亦踊跃主办该俱乐部每周五、六晚上举办的公共游戏之夜。

“我们希望孩子们在之夜游戏从业者的帮助下,能够找到开发游戏所需的工具,并与其他孩子建立友谊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我们邀请来自游戏开发圈不同领域的职业人士——从剧情撰写、图形设计到音效和制作,无所不包。与此同时,有的嘉宾也会分享他们的创业经验。”

帕萨伦表示,来自政府的帮助及支持网络为芬兰人进入游戏行业打下地基,而另一方面,Rovio、Supercell的现象级成功范例,也发挥了重要作用,激励年轻人积极投身其中。在这个地面建筑普遍低矮的城市,游戏已然变成了一项最高调的成长型产业。

资料库:

一.芬兰游戏行业现状

1.芬兰目前有180家游戏公司,2200名全职从业者,其中35%位于赫尔辛基或在该市周边。

2.2013年,芬兰的游戏产业产值预计将达到8亿欧元,比去年的2.2亿欧元增长明显。

3.50%芬兰游戏公司成立时间不超过2年。

二.赫尔辛基主要游戏公司

Bugbear:主机游戏《横冲直撞》系列游戏开发商。

Grand Cru:初创工作室,已获大笔融资,未来将发布首款游戏《Supernauts》,被业内认为有望成为“下一个Supercell”。

Housemarque:与索尼公司关系紧密,在PS4发售日将推出《Resogun》。

Lifeline Ventures:投资公司,曾参与Grand Cru和Supercell的首轮投资。

Playraven:初创工作室,创始人来自Remedy、Wooga和数字巧克力等游戏名企,处子作《Spymaster》将登陆iOS平台。

RedLynx:育碧公司的子公司,目前正在开发《特技摩托》系列新作(Trials),将面向主机和移动平台发售。

Remedy:《马克思佩恩》、《Alan Wake》开发商,成立至今已有近20年历史,目前正在开发一款面向Xbox One的游戏,名为Quantum Break。

Rovio:《愤怒的小鸟》系列游戏开发商,芬兰移动游戏先驱者。

Supercell:《部落冲突》和《Hay Day》开发商,被很多人视为赫尔辛基游戏圈旗帜。

泰国女神诱惑

美女泡澡大全

33人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