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德克滤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贺德克滤芯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评论手机读书究竟是蛋糕还是鸡肋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4:05:23 阅读: 来源:贺德克滤芯厂家

手机用户白羽从本月开始通过北京移动开始了免费阅读体验,她已在都市言情、历史军事、时尚女频、玄幻仙侠、新书速递等几个频道,接触到了不少图书。白羽发现,在50本免费阅读的图书中,有她看过或听说过的《素年锦时》、《建国大业》、《我在回忆里等候》等书,更多的是不熟悉的网络小说、经管读物。

北京移动已在上月开始通过用户免费体验的方式推广手机阅读业务,移动阅读的标准资费为一个阅读专区包月5元,其中包括可更新的50本图书的在线阅读和10本图书的下载阅读;加入业务体验的用户,还会在当月获得话费优惠。

9月上旬,中国电信天翼阅读基地落户浙江,并正式推出了天翼阅读应用。据了解,天翼阅读平台将以传统出版内容为主,并包含部分网络文学内容,阅读读物100%具有版权、80%属于出版类图书,计划年内入库图书5万册、3年内将超过40万册。

中国联通手机阅读业务9月初也在全国开通试商用。据悉,该业务采取按次点播的计费方式,每本图书或杂志的价格约为2元至3元。

种种迹象表明,手机运营商已将手机读书当成一块巨大的蛋糕,急欲拓展其市场空间,以寻求新的盈利增长点。但与此同时,手机读书面临众多瓶颈,一时难以突破。手机读书到底是“蛋糕”还是“鸡肋”,莫衷一是。

“蛋糕说”

■5000万用户手机读书

据了解,早在2008年底,中国移动集团公司已确定浙江移动成为手机阅读全网产品创新基地。2009年开始平台的建设,10月1日,开始登陆浙江等8省开展试商用,今年1月已开始全网计费。截至目前,中国移动已有5000万用户开始了手机读书。“这是个庞大的用户群,而潜在用户更无法估量。”手机阅读基地总编傅晨舟说。

手机阅读基地目前拥有两家核心伙伴,即中文在线和卓望科技。中文在线无线运营部高级总监白雪峰说:“我们主要从事版权内容整合、管理和内容推荐。其中主要包括内容格式的审核,为阅读基地制定制度和管理方案等。”去年底,中文在线联合8家公司,大约百人在1个月之内实现了2万册作品的数字化加工。

■99%盗版作品可屏蔽

傅晨舟说:“我们对内容的版权安全方面,构建了四道防火墙。”据他介绍,作品入网前,会调查CP(内容供应商)的相关资质和版权纠纷。入库的时候,会进行初审和复审的版权审核。初审对版权文件进行形式审查,复审根据授权路径,从原创网站版权追溯到作者,从文化公司版权追溯到出版社和作者。作品入库后,还会建立版权信息库,如果到期就立即下架。而作品发布的时候,还有屏蔽模拟器以及数字水印技术对内容进行保护,防止被转载和传播。

白雪峰则进一步解释,简单来说,手机阅读有客户端软件,可以下载一本书,但要想复制到电脑上或者是其他手机上就不行,首先它的格式是专有的,只有用本手机、本号码才行。他说:“99%的盗版作品可以屏蔽。”

■量身定制阅读内容

准确了解用户阅读行为,为其量身定制推荐阅读内容,这是手机读书另一大天然优势。

傅晨舟说:“到书店去买书,买这本书的人是男是女,是什么职业,什么年龄,我们都掌握不了。而通过互联网来购书,大部分人不一定会在注册用户的时候把真实的信息写上去。”但通过手机阅读方式,可以大致知道阅读者的性别、年龄以及阅读偏好,“比如,我是一个喜爱军事类图书的读者,订购了4本军事方面的书。那么,当有军事类新书出来的时候,就可以给这些用户进行精准推荐。”

与此同时,业内人士还认为,随着屏显技术的全新突破,比如卷屏、折叠屏等类型手机的问世,手机读书的空间将越来越广阔。

“鸡肋说”

■用户群体相对狭窄

在5000万移动手机用户中,目前选择各种不同的收费阅读方式,白雪峰说,3元包月,可看1000种质量中等的书。而分类包月,5元每月可看 50本最新图书。点播类,按本收费,每本2至5元。尽管用户众多,但白雪峰说:“手机阅读用户群体还是很狭窄,大约集中在十六七岁至二十六七岁之间,这种年龄层,导致图书供应品种也相对狭窄。”

玄幻、仙侠、穿越、励志这些网上火热的文学作品成为手机读书的主流,而其他品类的图书难以获得读者青睐。

■碎片化阅读难以深入

手机读书是典型的碎片化阅读。统计显示:手机读书一般多选择等车、等餐间歇,50%以内的人30分钟结束一次阅读,32%的人15分钟结束一次阅读。业内人士认为,这实际上无法满足许多读者对阅读的更高层次的需求。

事实上,加入北京移动免费阅读体验的读者也表示,手机读书并不适合偏好精深阅读的读者。手机用户白羽说:“我的手机屏幕不是平板式的,每页文字容纳量最多70字,看手机报、杂志,获取一些信息我能接受,可让我不断按键翻页看书,还真受不了。”白羽试着看了看《素年锦时》,这部安妮宝贝的随笔集每章独立成篇,按理说最适合间断阅读,但白羽最后还是因为按键按得手麻而没能读完全书。资深出版人张宁也认为,手机阅读往往无法连贯,很难深入阅读,读者往往会刚看过一小部分,就轻易下并不准确的判断,这实际上对作者、对图书本身都不公平。

■内容提供商大都观望

出版人对相关信息的不透明多有抱怨。博集天卷图书发行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王林说:“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从未发过手机阅读产业报告。”他认为,出版界业内人士对目前的产业链不知情,包括产品定价、流通过程、编辑模式、读者对象、营销方式等。

即便曾经有过纸质书与手机同步首发经历的出版社,也多有抱怨。长江出版集团北京图书中心总编辑安波舜说:“冯小刚的小说《非诚勿扰》曾经与手机同步首发,但我们到底获得多少收益,到现在还稀里糊涂。”据他介绍,中国移动与内容供应商实行六四分成,但到目前为止中国移动还未结算,出版社还没有通过手机阅读挣到钱。

之所以持观望态度,还在于出版人认为手机读书最终难成主流。北京开卷技术信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庆国认为,作为数字阅读的分支,手机读书并不一定有太好的发展趋势,眼下平板电脑就可实现随时下载。安波舜也表示认同:“手机阅读还是适合笑话、带图片的动漫、或者几百字的手机小说,在韩国、日本就是这样,手机阅读一定是娱乐功能大于审美功能。”

宠物狗怎么养

经典的爱情语录

鬼吹灯云南虫谷

盗墓笔记大结局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