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德克滤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贺德克滤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北京春晚相声《满腹经纶》压缩14分钟种植

发布时间:2020-04-19 13:58:15 阅读: 来源:贺德克滤芯厂家

北京春晚相声《满腹经纶》压缩14分钟

“马年各台春晚中,最为成功的语言类节目非北京台的《满腹经纶》莫属。两个名不见经传的相声演员,百无禁忌的“串烧国学”。传统、原创、本土,三大特色重拳回击了相声艺术在网络段子中迷失的尴尬。这个节目不仅重拾了相声应有的笑声和魅力,更重要的是它像一个绝妙的种子,穿行雅俗间具备了无限生发的可能性。”

西安相声演员苗阜昨天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说,他和王声会继续把满腹经纶系列创作下去,“姜昆年前看了我们的剧场演出后非常感兴趣,没几天就给我发短信说写了一个《新山海经续》,我们目前正在修改,准备年后推出。”苗阜还透露,另一个风格类似的节目《书文戏理》“正在跟湖南卫视谈”,有望登陆湖南台元宵晚会。

一遍拆洗一遍新

《满腹经纶》能一鸣惊人,并非偶然。它在北京台春晚舞台上的呈献,无论是本子的结构、包袱的节奏、演员的塑造等各方面都极其圆熟,堪称完美,立刻将那些靠网络段子、流行语拼凑的作品甩出几条街。事实证明,观众也是非常识货的——《满腹经纶》在呈献给全国电视观众之前,已经经过了700多场小剧场演出的锤炼,一路从西安被选送到2013北京电视台喜剧幽默大赛,最终从原始的25分钟版锻造成11分钟的精华本,一炮而红。“很多人都说新节目才如何如何,但对于我们来说,一遍拆洗一遍新,老说新节目,我自己都没底您能听着高兴吗?相声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。”苗阜说,相声的成功一半在写,一半在“轧场”,也就是不停地见观众,“冯巩今年上春晚的节目就跟我们一起在剧场演了不知多少回”。

从25分钟压缩到11分钟

《满腹经纶》火了,苗阜很谦虚,“它是这些年全国小剧场相声创作成绩的体现,是我们在一线演出的小剧场的缩影。”此话听着挺“空”,苗阜解释得实在。“这个段子严格说不能完全算我们的。最早是听到我的一个好哥们,上海品欢相声俱乐部的金炎的一个两分钟的段子里面讲了《山海经》,我觉得这个点子挺适合我跟王声的风格,就跟金炎打了招呼拿来用,扩充、人物塑造,最后变成了25分钟的《歪批山海经》,就是《满腹经纶》最早的版本。”苗阜说,互相借鉴素材,然后根据各自的特点打磨新节目,是相声界约定俗成的创作方式之一,“前提是提前打招呼”,行里人俗称“串换”。

金炎的段子讲白蛇传,只不过用《山海经》引出故事,而在《满腹经纶》里,《山海经》从“垫话”变成了“正活”。《歪批山海经》2013年9月问世,参加喜剧幽默大赛时,北京台方面觉得这个名字有点“刨活”希望他们修改名字,最后改成了《满腹经纶》,苗阜也觉得后者更好。另一个细节是,参赛时的版本是20分钟版,开场“垫话”的是四大名著:《西游记》只记住了女儿国,《三国演义》最喜欢的三个人物是诸葛亮、孔明、卧龙……春晚规定语言节目的时间“极限”是9分钟,虽然最终给了《满腹经纶》11分钟,但“四大名著”还是换成了愚公刨山求Wifi信号的成语故事,“一方面是时间限制,一方面北京台也是希望给观众点新鲜感”。

相声经典没有一段是说当时流行的

说到新鲜感,《满腹经纶》足以引起反思的一个问题是,它已经演出了那么多遍,在剧场、电视台节目中均多次被演绎过,为何能给人百看不厌的感觉?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近年多数在电视台亮相的相声作品,被网络段子牵着鼻子走,自以为走了捷径,往往让人尝一口就腻味了。

对于相声创作思路,苗阜就不“谦虚”了,“很多演员确实走了邪路,把网络段子当成投机取巧的手段。其实,相声创作本来就应该讲究技法、注重结构,以结构为创作主线。《满腹经纶》好就好在结构结实。回头看,能流传下来的相声经典没有一段是说当时流行的。我觉得《满腹经纶》是可以流传下去的,因为几年后、几十年后它还能接着说。”

管理从家长制到“股份制”

在《满腹经纶》里,王声调侃苗阜长得“太着急”了,其实他真的是个80后。1982年出生的苗阜和王声是小学同学,在陕西的小县城铜川,俩人从小在学校里一起说相声;也正如相声里调侃的那样,王声上了正经的大学文学院,而铁路子弟苗阜早早参加工作,在铁路系统工会依旧说相声。2007年,俩人在西安碰面,一拍即合,成立了西安青曲社,苗阜正式成了“苗班主”。在春晚一夜扬名之前,“苗班主”已经是陕西相声界的领军人物,在当地小剧场的演出很受欢迎。“我也没想到青曲社能成,从七八个人,到现在百十号人的队伍。”

“苗班主”不仅是创作上的领头羊,管理方面也很会带队伍。采访中他提道,德云社是最早成型的民间相声团体经营模式,西安青曲社最初也是按照这种传统模式来经营,“但家长式管理,愿意给多少钱给多少,不好留人”。去年,“苗班主”把队伍改成了“股份制”,除了薪酬上更为公平透明,对签约演员还提供了类似经纪公司的服务,假如有个人想单干,甚至还会动用创业基金来支持,“前提是对外,人还是青曲社的人”。苗阜这一套管理模式参考的是日本笑星工场,他的副手,也是从吉野笑星工场回来的。成立至今,青曲社的人员流动极低,“大家有种踏实感”。

错过央视平台并不遗憾

很多网友评论,如果《满腹经纶》上央视春晚,可以拯救一把冯小刚。苗阜对错过央视平台并不遗憾,“从我个人来说,上不上春晚无所谓,但作为偏远地区的相声演员,希望西北相声得到全国认可,从这个角度我是希望上的。”青曲社成立时,苗阜的志向就是“中兴西北相声”,“天津的相声讲究‘蔫拱’,小市民的东西得有;北京相声台风要帅;西北相声跟西北人性格也有很大关系,性子急、好斗,所以‘爆’,顶着来,包袱极其密集,结构特别紧凑,这一特色恐怕只有西北相声有。”

苗阜说,年后,他和搭档王声将录制天津台的一个长达80分钟的特辑,并参加北京台《笑动2014》的录制。而最大动作则是今年4月底,“苗班主”将率领他的青曲社进京演出。

文/本报记者 杨文杰

丝袜美腿图片大全

华北驴养殖技术

花卉的种植

性感美女写真